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坎普的时尚定义

未知 2019-09-24 15:12

Bertrand Guyon (法国人, 生于1965年) 为品牌 Schiaparelli设计的2018-19高定系列

2019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晚宴(Met Gala) 敲定了主题——坎普:时装笔记(Camp:Notes on Fashion)。按照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Andrew Bolton) 的解释:“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极度夸张 的时刻,Camp风格是一个颇能激起人表达欲的 主题”。提起Camp风格,许多人脑海里浮现的词 语是饥渴,是超速,是直行,是哗众取宠。它是相 对于传统主流审美的一剂猛药,甚至还夹带着些 许的狡黠与乖戾,许多人把camp风格定位为一种 独特的审美现象。

Franco Moschino(意大利人, 1950–1994) 为 Moschino设计的衬衫, 1991年春夏系列

2019年5月9日——9月8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开放精心策划的展览——坎普:时装笔记(Camp:Notes on Fashion),灵感来源于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发表于1964年的文章《Notes on“camp”》, 探讨讽刺、幽默、模仿、戏剧性和夸张的元素如何以 时尚的方式表达,本次展览将展出17世纪以来的约 125件时装,以及绘画、素描和雕塑作品,展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聚焦于camp的起源,第二部分 侧重于camp在现代时尚设计中的运用和表达。安 德鲁·博尔顿从2006年开始一直担任纽约大都会艺 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的策展人,策划了该馆历史上许 多前所未有的创新时尚展览,独特的切入点和创新 的策展方式受到了时装爱好者们的喜爱。纽约大都 会艺术博物馆馆长麦克思·赫雷恩(Max Hollein)在 声明中解释:“camp对现代美学价值的颠覆常被忽 视,这次展览,想要通过揭示该风格的不断演变,将 带有讽刺意味的camp再次带回到大众视线中”。

Jeremy Scott (美国人, 生于1975年) 为Moschino设计的2018春夏系列

Franco Moschino为Moschino设计的裙子,1989秋冬系列

Camp风格最早可以追溯到路易十四时期,法语 俚语为“se camp”,形容一种趾高气扬却又略 带神秘的风格,类似于戏剧里的君主所穿的过 分夸张华丽的戏服。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 camp风格开始在酷儿群体中流行。然而,1964年 苏珊·桑塔格把camp形容为对于风格尝试上一次 难以接受的失败,一种对于雌雄同体的偏好。它 对于性别概念刻意模糊,包含着对于极度华丽的 渴求和执着却到最后用力过猛。最后桑塔格总 结说:“camp风格的实质是对于非自然之物的热爱,是一种不惜牺牲掉外在形式所换来的一种风 格,是性别模糊的中性风格的胜利。”这也是策展 人安德鲁·博尔顿策划这次展览的灵感主题,是这 个有关camp故事的开始,也是贯穿始终的主线。

Jeremy Scott为Moschino设计的2017春夏系列

“坎普:时装笔记”旨在进一步揭开视觉层面的 “camp”,深入研究其起源,并了解这个历史上被 边缘化的风格概念如何成为主流。十七到十八世 纪,camp风格的兴起最初以洛可可风格为代表, 而莫扎特成了camp style风格在音乐上的雏形; 十九世纪中期,以Wilde为代表,通过夸张造型和 体态而塑造的唯美主义将camp推至艺术巅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camp风格又因为融入了艺术 和文化领域中的后现代主义而开始被大众所了解 和接受。换句话说,camp风格起源于贵族文化, 却因为其形式上的夸张和用力过猛而显得过于格 格不入,最终又因为完美融合了后现代主义文化 元素在后工业时代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

安妮·沃霍尔(Andy Warhol)拍摄的戴着黑色猫 眼太阳镜的苏珊·桑塔格的照片被投射在前木偶 剧院的粉色绿色相间的屏幕上。入口处有一件来 自Viktor&Rolf的粉色廓形褶皱高级定制礼服,是 “Less is More”的体现。

Alessandro Michele (意大利人, 生于1972年)为Gucci设计的2016–17秋冬系列

展览的第一部分将大家带回到路易十四的凡尔赛 宫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在1997年以凡尔赛宫为灵感的设计。苏 珊·桑塔格是藏在角落中的故事叙述者,安德鲁·博 尔顿说:“从路易十四到Molière的旅程,穿过维多利 亚时代的伦敦,camp成为同性恋者中的秘密语言, 以及20世纪30年代的柏林夜总会里的Christopher Isherwood。在凡尔赛宫camp一词成为路易十四的 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一世的‘终极表达’,他毕 生致力于跳舞和打扮,虽然他结婚两次,但却是同 性恋。”场景切换,展览将我们带入1870 年因穿着 女装诱拐男性的罪名被捕的Fanny和Stella,品牌 Erdem在SS19 系列中向Fanny 与 Stella两位变装女王 致敬,当季两件礼服将于展厅中重点亮相。

Virgil Abloh (美国人, 生于1980) 为 Off-White设计的2018秋冬系列

近年来Gucci也是玩转camp风格的品牌,创意总监 亚力桑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时代 的Gucci就像是开了挂一般受到千禧一代追捧: 无论是早先自曝身家的绿幕外星人,还是在墓地 走秀开 party,或者是在手术室里提着人头、动物 瞎转悠,无一不是“风格”胜于“内容”,展现纯粹 的camp审美。每一场秀都散发出极致的camp主 义,帮助Gucci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

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认为美学上的camp是难以被 定义的。所以现代意义上,camp究竟是什么?它是 一种艺术风格,是一种审美趣味,是一种感受力。 camp大概是电影《歌厅(Cabaret)》中,丽莎·明奈 利(Liza Minnelli)标志性的夸张长睫毛与大红唇的 妆容,宛如黑色性感小野猫般,俏皮又浮夸。是《摇 滚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中,雌雄同 体的汉塞尔,将所有悲伤与愤怒燃烧在舞台上的 狂放与炽热。这样看来,camp无疑是视觉性的,是 形式化和风格化的胜利。的确,它与内容无关,而 是一种美学在形式上的定义。为了这种形式,甚至 可以牺牲某些内容的严肃性。它总是这样充满人为 的造作感,但它的造作是认真的、卖力的、雄心勃 勃的,而且最好还是华丽的、夸张的、戏剧化的、充 满激情的、过度铺张的,甚至匪夷所思的。就像上 世纪20年代,风靡美国的皮毛披肩,上衣饰以流苏 和珍珠。而到了电影中,就好像是姜文在《一步之遥》中,搞出了一场长达十多分钟的华丽的选美舞 会,单为连接剧情,就要极尽奢华、极尽浮夸之能 事。讨厌它的人称它是“一坨艳俗的屎”,喜欢的人 则疯狂赞美它的癫狂、浪漫、戏谑与无聊。没有大 众审美标准,没有道德良善准则,而是将趋于边缘 的、邪恶又荒诞的“美与善的反面”拍出了独有美 感。虽注定受小众拥趸,但影迷乐于其中,上映时, 银幕上下总能“打成一片,唱作一团”。

以现代眼光看待camp风格,也能发现它独特的魅 力,在模糊两性界限的层面上,它甚至具有一定的 前瞻性。有句话说“有趣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 摇滚巨星大卫·鲍威(David Bowie)正是camp风 的代表人物之一,生理上作为男性的他同时又以 man-dress的阴柔形象影响了整个时尚界。无论 是《ashes to ashes》里的小丑、《ziggy stardust》 里的外星生物还是《Aladdin sane》中的闪电妆 容,极尽夸张,光怪陆离。

Lady GaGa身着camp风格服装

Camp是对肌理、感官的表面的讨论,而非对内容或题材的欣赏。被形容为“camp”的首先是指一种 呼吁自我关注,并考虑公众的角色观的行为。这一 概念后来成为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关于风 格和技巧观念的重要工具。对于小圈子(同性恋、 双性同体者、极为夸张或伤感的人等等)来说,生 活是舞台、戏院和自我的建构,而“camp”则是对 这一世界的审美,是在来自公共意识背后的“直接 的”窥视。无怪乎《Notes on“camp”》中的大胆宣 言一下子便抓住了大众视野:“Camp是问题的答 案:如何在大众文化时代做一个花花公子。”

今年以camp为主题的MetGala红毯可以说是一个 能让camp风格展现美丽的舞台,红毯上来宾大胆 的行为和装扮是camp风格姿态和展演性的表达。 5月6日晚,随着MetGala晚会的开始,一段有关寻 找camp的神秘故事将正式上演。

标签